官方微信
【原創】2019高工年會聚焦(15):正極材料企業“難念的經”
正極材料| 杉杉股份| 寧德時代| 廈門鎢業| 安達科技 文章來源自:高工鋰電網
2019-10-29 09:17:53 閱讀:9509
摘要從近年來正極材料上市公司的業績報告來看,正極材料產品毛利率和價格出現大幅下滑,從而擠壓了正極企業的盈利空間。

正極材料企業鋰電行業“搬運工”的角色越發突出,集體感受是越來越難掙錢。

2019年,上游鈷、鋰原材料價格大幅下滑、新能源汽車補貼大幅退坡、下游市場需求疲軟、市場競爭加劇等因素,導致正極材料產品價格和毛利率進一步下滑,正極材料企業利潤承壓明顯。

“正極材料企業現在就是鋰電行業的搬運工,面臨上游原材料和下游客戶的兩頭擠壓,日子過得比較艱難。”一位大型正極材料企業高層表示,目前正極材料企業面臨較大的生存壓力,市場競爭日益激烈,行業洗牌加速。

當前,受動力電池市場集中度日益提升和下游細分市場崛起影響,正極材料行業強者恒強,兩極分化的發展趨勢愈發明顯。

“未來純正極材料企業可能會“消亡”,或將被上游原料供應商或下游電池廠、主機廠兼并購。”這位正極材料企業高層判斷是,在原料供應和客戶結構方面不占優勢的企業將被行業整合,只留下少數幾家企業生存競爭。

正極產品毛利盈利雙降

從近年來正極材料上市公司的業績報告來看,正極材料產品毛利率和價格出現大幅下滑,從而擠壓了正極企業的盈利空間。

整體來看,正極材料行業出現了增收不增利或增速放緩的發展現象,這在磷酸鐵鋰材料領域表現得尤為明顯。

(備注:該圖表僅統計公司上半年正極材料業務營收情況,而非公司整體營收)

從上圖可以看出,正極材料企業在2019上半年的整體營收情況不樂觀,超半數企業的正極業務營收和凈利潤都出現下滑,毛利率暴跌或小幅增長,表明盈利能力下滑明顯。

上述企業在半年報中指出,公司正極材料業務營收凈利下滑主要原因是,上游原材料價格大幅下滑導致正極材料產品價格和毛利率下跌,壓縮了正極材料的盈利空間。

杉杉股份表示,子公司杉杉能源上半年營收19.1億元,同比下降21.49%,主要是受上游原材料四氧化三鈷和三元前驅體價格下滑的影響,正極公司產品均價同比下降了22%;實現凈利潤1.23億元,同比下降59.53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508.37萬元,同比下降65.07%。

而曾經的新三板明星企業安達科技更是遭遇了營收凈利雙雙暴跌,毛利率由正轉負的打擊。

安達科技上半年實現營收7976萬元,同比減少83.39%,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-5535萬元,同比減少184.29%。毛利率更是從從去年同期的25.94%暴跌至-0.02%,表明其正極產品已處于虧損狀態。

進入第三季度,隨著補貼過渡期的結束,新能源汽車銷量下滑、動力電池裝機量環比/同比大幅下降,減產、降價、利潤下行氛圍籠罩著動力電池產業鏈。受此影響,正極材料企業的發展整體發展情況也不理想,預計全年情況并不樂觀。

廈門鎢業Q3業績報告顯示,公司實現營收127.24億元,同比下降10%;凈利潤1.09億元,同比下降76%。其中,電池材料業務利潤總額2598.22萬元,同比下滑52%。科恒股份Q3預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500萬-3000萬元,同比下滑41.07%-70.53%。

正極材料企業如何突圍

當前,正極材料企業感覺越來越難掙錢,除了來自同行的惡性競爭之外,更大的壓力或來自上游原料供應商和下游客戶的產業延伸。

一方面,一些在市場占比、產能規模和客戶結構等方面占據優勢的大型正極材料企業,正在進一步加碼擴充正極產能,建設年產10萬噸級別的生產基地,進一步鞏固其市場競爭優勢和降低生產成本。

例如,當升科技現有產能1.6萬噸,目前正在建設年產10萬噸的常州鋰電新材料產業基地和江蘇三期項目。項目建成完成后,當升科技正極材料總產能將超過12萬噸/年,排名行業前列。

杉杉能源現有正極產能5萬噸,目前正在建設寧夏石嘴山7200噸高鎳三元及前驅體項目和年產10萬噸高能量密度鋰電池正極材料長沙基地項目。項目完成后,杉杉能源的正極材料產能將超過15萬噸/年,成為國內最大的正極材料企業。

高工產研鋰電研究所(GGII)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中國NCM材料出貨量13.7萬噸,同比增幅58.9%。其中前10名企業的銷售量占總量的73.4%,市場集中度持續提升。

GGII預計,在2019-2020年,全球性能碳酸鋰、硫酸鎳產能逐漸釋放,供給將進一步增加,正極材料價格將保持下滑趨勢。從市場集中度看,正極頭部企業的市場占有率將越來越高。

另一方面,上游原料供應商和下游客戶為進一步提升市場競爭力和降低成本,將產業布局延伸至正極材料領域,成為了正極企業強有力的競爭者。

2月,國內最大鈷產品供應商華友鈷業與LG化學合資建設的汽車動力電池正極材料項目在無錫開工。項目總投資340億元,規劃總產能10萬噸/年,一期規劃產能為4萬噸/年正極材料。

4月,華友鈷業發布公告,擬作價32億元收購正極材料制造商巴莫科技100%股權,為公司增添新正極材料業務。

4月25日,寧德時代發布公告稱,公司擬通過控股子公司寧德邦普投資91.3億元,在寧德福鼎建設三元正極材料產業園,產能規劃10萬噸(含正極材料、前驅體)。

9月2日,寧德時代再次發布公告,公司擬與控股子公司廣東邦普共同出資36億元設立寧波邦普,主營正極材料。

寧德時代作為國內裝機電量最大的電池企業,也是正極材料最大的消耗大戶,對正極材料市場增長起到關鍵作用。

而寧德時代開始自建正極材料廠,意味著其意圖擺脫或降低對正極供應商的依賴,實現原材料自供,從而降低采購成本,這必然將對正極市場產生極大影響。

很顯然,在上游原料供應商和下游客戶壓價以及布局正極業務的情況下,未來正極材料企業將面臨更大的生存壓力。中小正極企業將被淘汰出局,大型正極企業也面臨巨大挑戰,市場份額和產品價格或將遭到進一步壓縮。

在此情況之下,正極材料企業必須積極調整市場策略,尋找新的細分市場,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求生存。

12月16-18日,由利元亨總冠名的2019高工鋰電&電動車年會將在深圳機場凱悅酒店隆重舉行,此次年會主題為“全球電動化的至暗時刻與遠大前程”。500+鋰電產業鏈上下游企業,800+企業高層將齊聚深圳。

屆時,針對正極市場的發展趨勢,細分行業領軍人物也將分享其對正極企業的布局節奏和市場研判。

此文章有價值
手機掃一掃,分享給朋友
返回頂部
快乐12开奖结果四川